<mark id="hv7jp"><progress id="hv7jp"></progress></mark>

          <track id="hv7jp"></track>
          <meter id="hv7jp"></meter>
          <listing id="hv7jp"><listing id="hv7jp"><nobr id="hv7jp"></nobr></listing></listing>
          <track id="hv7jp"></track>
              <noframes id="hv7jp"><big id="hv7jp"></big>

              <menuitem id="hv7jp"></menuitem>

              <cite id="hv7jp"><sub id="hv7jp"><b id="hv7jp"></b></sub></cite>
              <track id="hv7jp"><span id="hv7jp"><span id="hv7jp"></span></span></track>
              新聞熱線:0931-8486893
              廣告熱線:13919392204
              投稿郵箱:gschinanews@163.com
              移動廣告
              中新網甘肅新聞正文
               當前位置: 主頁 > 甘肅文化> 正文內容
              堅守榆林窟:臨退休話往昔,"一無所有"到"世外桃源"
              發布時間:2021年08月28日 19:30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到:


              圖為榆林窟全景。(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中新網蘭州8月28日電 (記者 殷春永 馮志軍)“剛開始說待三年,但三年之后又三年……”14年前受上級“委派”,在大漠戈壁深處的峽谷間守護榆林窟的宋子貞,今年已到了退休的年齡。終于可以回到敦煌城里的他,回想起那些“生活上艱苦,精神上卻快樂”的日子,反而開始不舍起來。

              圖為2009年,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職工合影。(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圖為2009年,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職工合影。(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夏末秋初的午后,懸空的烈日將廣袤荒蕪的戈壁灘炙烤得死氣沉沉,夾于峽谷間潺潺流淌的榆林河水,映襯著綠樹成蔭、鳥語花香的榆林窟,反而成為一道靚眼的“世外桃源”。隨著近年基礎設施的持續完善和敦煌文化的深入人心,暑期里慕名而來的游人絡繹不絕。

                “當時不要說接待游客,十幾名職工的正常生活都成問題!倍鼗脱芯吭河芰挚呶奈锉Wo研究所黨支部書記宋子貞向中新網記者回憶道,那時近乎“與世隔絕”的榆林窟沒有交通工具,沒有通訊工具,沒有達標飲用水源,異味刺鼻的土廁還比不上農家旱廁,唯一能與外界聯系的是一臺短波電臺,用于每天向上級報送文物安全情況。

                榆林窟開鑿在甘肅省酒泉市瓜州縣境內的榆林河峽谷兩岸直立的東西峭壁上,1961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被稱為莫高窟“姊妹窟”的榆林窟是古絲綢之路沿線的重要石窟,它與莫高窟、西千佛洞等共同組成了敦煌石窟藝術體系,以精美的壁畫和彩塑享譽世界。

              圖為宋子貞工作照。(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圖為宋子貞工作照。(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通車找水搞基建,接軌“現代生活”

                “沒有電話,沒有電視,沒有信號,反正啥都沒有!2007年冬天,在莫高窟工作了13年的宋子貞,被敦煌研究院的車輛耗時數小時送到了170公里之外的榆林窟,擔任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所長,“那天下著大雪,四周白雪茫茫,天氣非常寒冷!

                雖同屬敦煌石窟群,但人跡罕至的榆林窟卻遠比大漠環抱中的莫高窟更為荒涼偏僻。距離瓜州縣城70公里的榆林窟工作人員“回家之路”更是充滿艱辛,猶如現實版“人在囧途”。

                彼時,相較于外界迎來四通八達的網絡時代,“條件比莫高窟還要艱苦很多”的榆林窟,似乎是停滯于幾十年前的狀態。守窟人都住在透風漏雨的土房子,喝著時清時濁的河水,不通電話更無網絡,還有讓人落荒而逃的土廁所。

                “沒有到縣城的直通車,職工一兩個月回不了家是常態,還要憑運氣搭乘各種交通工具,往返耗時三四天!2009年,宋子貞終于申請到經費購置了一輛通勤車。通車那天,榆林窟工作人員都熱淚盈眶,大家自發放鞭炮,喜慶的氛圍比過年還要熱鬧。

              圖為宋子貞工作照。(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圖為宋子貞工作照。(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解決了回家的“歸宿感”,常年守窟人的飲水問題又成為亟待解決的事情。當時的主要水源是榆林窟窟前的榆林河水,喝了會不適,偶爾還會鬧肚子。后用車前往30公里外的鎖陽城鎮拉水,但時間盛放久了,水質依然難有保障。后又從外地購置了一套凈水設備,飲水衛生暫時得以過渡。

                “連喝水都這么困難,怎么讓大家安心下來工作?”宋子貞希望通過打井徹底解決飲水難題,但榆林窟周邊并無水資源勘探資料。他帶著專業勘探人員在方圓十幾公里打探井,費盡周折后終于在榆林窟西邊3公里之外打出水來。受限于當時經費不足,在封井數年后,才將甘甜的井水引至窟區。

                盡管通了車、找到水,但榆林窟當時仍是“與世隔絕”的狀態。后來,宋子貞多方輾轉爭取后讓榆林窟通了光纖,大家不僅用上了手機,還買了電腦,終于能和外界聯系上了!耙灰怪g,感覺我們跟外面的時空差距突然縮小了,能跟上現代生活的節奏了!彼ρ。

              圖為2020年7月,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職工合影。(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圖為2020年7月,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職工合影。(資料圖) 敦煌研究院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供圖

                建“榆林之家”,給守護者“安心之所”

                經歷多年規劃設計和基礎設施建設,在保留外部環境特有古樸美感同時,面貌煥然一新的榆林窟基礎設施條件實現全面改善和提升。除了文物保護展示設施外,包括全新的旅游公廁、游客中心、文創商店和對外餐廳,以及景區智慧游覽等各種旅游配套設施,已全面跟上了時代。

                而最令宋子貞欣慰的是,用于榆林窟工作人員辦公和生活的建筑“榆林之家”落成,其與峽谷兩岸延續千年至今的偉大石窟渾然一體,而內部設計卻極為簡約舒適。既有干凈美觀的食堂和茶室,也有帶玻璃天窗的閱讀區,還有簡潔現代的會議室,以及可以洗澡的漂亮小單間宿舍。

                “我們真正是把這里當家在建設的!彼巫迂懴肫甬斈瓿鮼頃r的景象,自己都覺得反差有點大。他說,每當傍晚游客散盡時,守窟人依然要面對永恒的星空流轉、河水湍流,以及不期而至的沙塵暴和冬日大雪。對于年輕人而言,守在這里或有比上一代人更強的孤寂和不安感,必須給他們一個“安心的家”。

                “春天要種樹,夏天要種菜,秋天要掃葉,冬天要清雪!币股钊遂o之時,宋子貞會不時想起和榆林窟的同事們經常一起深夜喝茶聊天的日子。如今,在榆林窟的困苦生活已漸行漸遠,但他也開始擔憂年輕一代人對這里的感情和付出,擔心石窟保護可能出現新的挑戰。

              圖為2021年8月,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視頻監控室!堟 攝
              圖為2021年8月,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視頻監控室!堟 攝

                憂心石窟保護新挑戰,保護利用和人才隊伍并重

                在敦煌研究院里,有大批扎根大漠的莫高窟“守護者”,很多人都是“擇一事終一生”。十余年來,常態化與家人聚少離多的宋子貞也是其中典型,多年來都是“一家三口三個灶”,一家人最溫暖開心的時光,是在冰天雪地里齊聚在榆林窟一起度過的10個春節。

                如宋子貞一樣,在榆林窟也有很多情緣很深的人,除了特殊的“夫妻崗”,甚至還有祖孫幾代都和這里結緣的“守窟世家”。在他看來,幾代人薪火傳承地扎根在此,唯有對榆林窟的熱愛和敬業,才是把這里守好、護好的關鍵。

                十多年來,榆林窟的基礎設施條件不斷改善,人才隊伍也擴大至60多人,然而還是頻現“留不住人的窘境”。宋子貞說,尤其是對敦煌文化傳承弘揚具有重要作用的講解員隊伍,“招得緊、走得急,頂多待三年,然后就借考上研究生等各種理由跑了”。

                “我們那時候就真是講奉獻,和單位沒啥條件可講,能留下來的都是對這個地方有感情的!彼巫迂憫n心道,現在的年輕人不一樣,他們想的東西多一些,更容易覺得這里寂寞荒涼。盡管工作生活的條件越來越好,但“愿意長期扎根奉獻的年輕人”卻越來越不好留住。

                宋子貞牽念的另一件事,是讓“榆林窟文物保護研究所”的名稱實至名歸。他表示,“保護利用”和“人才隊伍”應該是并駕齊驅的工作重點,但近年相較于前者持續推進的成果,后者存在顯而易見的短板,未來需要通過多方努力攜手吸引、培養、留住人才隊伍。(完)

                   甘肅新聞網
              【編輯:劉薛梅】
              分享到:

              >>推薦視頻

              >>推薦要聞

              >>推薦熱圖

              >>海外媒體刊甘肅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京ICP證040655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京ICP備:05004340號-1]